华信云通资讯网 > 都市 >

王维山水田园诗的构境艺术

2019-10-09 13:19

王维是盛唐山水田园诗的代表作家,其诗向来有"诗中有画"之名,意在称叹摩诘诗中营造的那种静逸明秀的诗境。他的诗歌诗境,宁静清新而不失灵动,中又带有禅心与诗意,是自然与心境的完美融合。而王维构建纯美诗境的艺术,使得他的山水田园诗有一种独属于他个人的气质和色彩,也使得他的诗在盛唐大诗人和佳作迭出之时,在诗坛独占一方天地。


《沧浪诗话》曾有言,"故其妙处,透彻玲珑,不可凑泊,如空中之音,相中之色,水中之月,镜中之象,言有尽而意无穷。"王维之诗,恰给人如此之感。短短几十字中,诗人仿佛只是将所闻所见信手写下,语言简单清新,然深究其中的艺术手法又不免让人惊叹,对色彩浓淡的调配、对光影明暗的运用、动静视听的融合、时间空间的错位等等无不蕴含其中。可篇篇读来,偏偏都是如此清新脱俗,仿佛从未刻意求工成句。此外,王维山水田园诗还给人一种韵味无穷之感。寥寥几笔,既有景,又关情,不经意洒出的禅意让人思之深远又心旷神怡。这种奇特美妙的感觉,正是王维构建诗境的艺术。


王维山水田园诗歌的意境向来为人们所称道,他在诗歌中运用的艺术手法则使得他的诗,句句成画。本文将从空间、动静和色调三个方面来探究王维创作山水田园诗的构境艺术。


一、空间的错落

诗人与画家的双重身份,对王维诗歌创作的影响是潜移默化、不露痕迹的。王维诗歌中常常表现出画一般的空间层次感。这种对景物进行有层次的选择与叠放,无疑极其符合绘画的美学,同时为诗歌的诗境提供了最好的模板。


《新晴野望》中,"新晴原野旷,极目无氛垢。郭门临渡头,村树连溪口。白水明田外,碧峰出山后。农月无闲人,倾家事南亩。"首句先为整幅画绘了远远的边景,而后再言渡头、溪口,较之原野更近一步,然后又述"白水"、"明田"、"碧峰",插入其间,层层叠放。诗未尽,画已出。毫无疑问,错落有致的景色,远远胜过层层叠叠的风物,这种空间层面上的错落感,正是王维诗境美好的一大艺术技巧。此外,王维还善于运用空间的错落堆叠,来营造一种模糊、朦胧的意境美。比如在其诗《木兰柴》中,"秋山敛余照,飞鸟逐前侣。彩翠时分明,夕岚无处所。"此四句诗皆为远景描摹,首句"秋山""余照",本是一地一天,经由"敛"之一字,将二者划分开来又聚之一处,其间不甚分明的朦胧界限已经给读者打造了一个模糊的背景。其后写飞鸟追逐前飞的伴侣,与背景相对一小一大,不甚清晰。后复写鲜艳翠绿的山色、飘忽不定的山林雾霭,又将画面推向茫茫苍苍、氤氲空濛。一层背景,几滴点缀,后又转向虚茫。这种景物层次分明的描绘,使得模糊朦胧的意境更多了几分美感。


王维在诗歌创作中对空间的巧妙运用,将景物错落有致地安放,又于诗中缓缓铺陈展开,不露痕迹又自然脱俗,是其构境的一大特色。


二、动静相映或相和

虽然王维的诗歌有诗画之称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诗歌中的意境是静止的美好图景,正相反,他诗歌给人呈现的恰恰是一种流动的景致,有静有动,动静相和,静而不失灵动。这种静中有动的描绘亦是他构建诗歌意境的艺术之一。


王维于诗中绘景的一大特色是写"静"。静有两重含义,一为内心之宁静,二为景色之清静。王维常将内心之静化于山水情态之中,此重含义暂按下不提。本文将主要从王维如何描绘景色来讨论他如何构建清寂的诗境。其中景色之静,又可细分为直言其静与间接写静。作诗时,王维或是先用其一,或是兼而用之,加之他对动态景物的妙笔描摹,使得他的山水田园诗中静、动常常难分难解,交杂成一种特殊的"静"态。


《竹里馆》四句,"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"开句先写"独坐",后言"深林",一前一后,直言深夜林中,孤身独影,自然营造出一种万籁俱寂之感。而"弹琴"、"长啸"后,又写"明月"相照,衬托出诗人独身的孤寂之外,又道出林中琴、啸歇声后,只余月色茫茫,一切复归清寂。如此动静相和,使得《竹里馆》全诗静字时时皆有,又仿佛处处皆无,如此构建,整首诗的意境除清寂之外,又有了几分绵长的余味。而《辛夷坞》四句,则是先静后动,以动带静的典型表现。"木末芙蓉花,山中发红萼。涧户寂无人,纷纷开且落。" 本似描写辛夷花的美好,然而一句当前环境的插入,使得一"发"、一"开"、一"落"三字串联,登时令画面由静景转为动态的同时,营造出一种落寞之感。动态开落的辛夷花,静态涧户无人的描写,两相交织,不露痕迹地相和后,成就了此诗空寂中有生命轮回、活力中又夹杂落寞的诗境。


王维诗中的动静从不是单一的存在,他纯美诗境的构建往往依靠动、静二者的相互映衬或彼此相和。


三、色彩浓淡与调配

王维擅画,以画家的身份来审视、观察自然时,他的感受较于常人是十分敏锐的,而这一点反馈到他的诗中,则成就了他诗歌中细致、流动的光影和色彩,使得他的诗歌在色调方面极其丰富,层次感分明且富于变化。王维的山水田园诗歌创作中,常用红、绿、青、白等色,或是色彩相映,或是着墨分明相生。然而无论是相映还是相生,王维始终保持着用轻彩或浓墨描绘出一副寂静的画面,色浓而不显喧闹,色淡不显寡味。


王维诗《山中》四句,"荆溪白石出,天寒红叶稀。山路元无雨,空翠湿人衣。"已然用三色,"白石"、"红叶"、"空翠",红白绿三色相映又层次分明,使得诗句以颜色之变化为轴层层递进,增添画面的灵动感。而寥寥数笔,已经将红叶凋零,荆溪石出,山中翠色空濛,仿佛能沾湿人衣的意境画面勾勒清晰,而其中对林木翠色的描绘最为生动,将林木的青翠欲滴表现得极富有动感,山中空寂而却不失灵动。而《送邢桂州》中两句,"日落江湖白,潮来天地青。"日落之昏暗反衬江湖越发空、白,潮水而来仿佛使天地之青更甚,两句则分别以色彩的相衬、相生,使本来静滞的画面,变换为昏暗驱赶江湖之白、潮水融合天地之青,晕染出流动之感,使得整个诗歌的意境活泛而不是一幅静止的图景。


以画入诗,王维将诗画相融,方得宁静之美。而他对于画面精准的色调描绘则使得其诗终成空明、清新、灵动之意境。


王维创作山水田园诗时对诗歌意境的构建富有他个人的气质和色彩。无论是他诗人、画家的双重身份,还是王维对禅学的认知与感悟,都在潜移默化对王维诗歌最终意境的构建上产生了重要的影响。这种影响究竟有几分,我们无从确定,但是我们可以明白的是,王维空明灵秀的诗境背后,既有着空间错落有致地层次堆叠,也有着对动静两者的结合运用,还包含了他对色彩敏锐地感知和理解,种种因素的叠加,使得他创作山水田园诗歌时,在建构诗境的艺术中,成就了独一无二的"王维式"构境艺术。